九韶_站盾冬爱吧唧

推荐!【豹冬】If you walk the footstep of a stranger(26)

白可可Baicoco:

不名太太这篇文我实在太喜欢啦!忍不住强烈推荐一下!


文中cp是豹冬,盾冬是亲情向,关键点是,盾、冬、豹三人都写得非常好,剧情也很强,阅读时的愉悦感超高,近期看过的最好的正剧向长篇!


 


不名:



久等了各位!本章有8400字!




(1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de75517


(2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df8e17e


(3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e0efa65


(4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e2d2e28


(5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e3feeea


(6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e5ed613


(7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e7e4f96


(8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e96ee71


(9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eb8b149


(10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ef02f2d


(11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f27f219


(12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f5acc09


(13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f7d6461


(14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fada6ea


(15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fcae456


(16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1002d619


(17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1035cbd4


(18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105c119b


(19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10b64c62


(20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10d698dc


(21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10eadbe8


(22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1104bf06


(23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111daaa0


(24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1138562e


(25)http://bepeace.lofter.com/post/1e5cca77_1153a10a




【豹冬】If you walk the footstep of a stranger




(26)




人们可能不会相信,但Steve并不是个对人生有规划,或是对所谓的未来蓝图有憧憬的人。诚然,一旦确立目标他就会坚定不移的踏平所有阻碍。美国队长的粉丝(如果现在还有的话)可能相信他正向着一个伟大的前景奔跑,但,事实上他仅仅是试图完成眼前该做的任务而已。


在小时候,这个任务是尽可能让孱弱的身体保持运转,Steve从未想过最终竟是他的母亲先于他被病魔带走。
后来他试图从军,想像其他所有人一样战斗,也像所有人一样在战场上献出生命,结果他成了美国队长,国家的盾牌与旗帜。
Bucky总是担心他是不是太积极的把自己当成一面盾,他们结结实实为这争执过几次。结果到头来,为了保护对方坠落悬崖的不是他……
命运是那么的无法捉摸,人们总是说现在的选择决定未来的命运,Steve无法理解。如果命运真的能够选择,一个自杀式的行动就应当结束他的生命,而不是将他送到七十年后的未来。


Steve Rogers的生命充满了太多的「从未想过」。


“你笑什么呢?”Bucky问。


“没什么,想起一些以前的事。”Steve靠著门框,耸肩:“你在这里真好。”


他已经渐渐学会接受每一次迎面而来的措手不及,这不容易,值得慰借的是反覆无常的命运有时也会捎来礼物──比如在清晨的厨房里,摆上一个正在给烤吐司抹果醬的Bucky Barnes。


Bucky在昨天傍晚就到了,他们一起吃晚餐,睡在同一间房,但直到现在Steve才有真实感。他是不是说过他一向不去憧憬未来?现在他知道了,一年多前不计后果只想保证Bucky活下去的时候,他就在期待着这一天。


“有时候我们无法救到所有人,但我们不能放弃。对吧?”他没头没脑的说。


他的朋友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永远是对的,Stevie。现在来拯救我们的牛奶。”他用抹刀指指炉子,“我觉得我可能又煮焦了。”


Steve走进厨房,熄火并将锅里的牛奶倒进杯子,低头嗅了嗅,“你也是对的,Buck,焦了。”


Bucky咧嘴一笑,推开一整盘草莓果醬吐司,擦干净抹刀之后开始制造葡萄果醬吐司。Steve从冰箱拿出培根,眼睛看着他用艺术家的细腻慢吞吞的抹果醬,确保每一片都均匀而一致。Bucky从小就爱吃,他不会狼吞虎咽,大萧条让他对食物有种尊敬,但他无庸置疑的对食物相当感兴趣,Steve一直觉得他的嘴就是用来一口咬掉半根热狗或半个面包的。


“我的回信应该到了。”Bucky忽然说,他看了眼时钟,对自己点头:“肯定到了。”


“我们那时候用的是纸飞机。”Steve感慨,十次才能有一次成功从教室阳台飞到隔壁栋教室的纸飞机,而不是什么能飞越印度洋和半个太平洋的黑科技小飞机。


锅底铺满的培根滋滋作响,Steve的胃部开始传来饥饿感,他喝了口牛奶,再次回头去看Bucky的进度,“你没有用你喜欢的那种红色醬?”他问。


“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像适合烤饼那样适合面包……”Bucky转过来,一脸不确定:“而且,在Lang面前吃他的小伙伴是不是不大好?”


“是不恰当。”Steve顺口同意,忽然反应过来:“那是蚂蚁做的?”


“本来不打算在你吃下去之前告诉你的。”Bucky转回去,肩膀抖动显然在偷笑。Steve瞪他一眼,打开头顶的橱柜找到那罐蚂蚁醬,发现上面贴了一张画著骷髅头的纸条,Bucky的笔迹写著「原料:蚂蚁」两个大字。


Steve放下心,关上门,将培根铲进盘子端到桌上,顺手在好友的光头上拍了一下。


“中午能吃火腿吗?”Bucky一边嚼培根一边问。


“不能!”有人抢答。Steve抬眼看见Sam走进来,向他打招呼:“早安,队长。”


“早,Sam。”他笑着叹气,不明白Sam为什么就是和Bucky合不来,连Bucky也会在遇到Sam的时候变得幼稚一点。不过这倒不是件坏事。


“好香啊,我闻到培根了。”Scott跟著进来,相比精神抖擞的Sam显得比较萎靡,看见桌上的面包、肉和牛奶时眼睛一亮,Bucky把盘子和叉子递给他,并且无视了Sam。猎鹰的回击是伸手拿走了他的盘子里还没咬过的吐司。


Bucky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料到,呆愣了一会才生气的抿起嘴唇,但随即又放松下来,“我们马上就开始训练吗?”他问,得到Steve的确认之后点点头,“很好。”他看着猎鹰说。


Sam仿佛噎住了。Steve忍不住笑出声,收到队友控诉的目光。


“你主要的练习对象是Wanda。”他说,难得做一次和事佬,并且给Bucky拿了一片面包──还有一大盘呢,所以Sam真的很幼稚。“她睡得晚一点,Clint在早上有自己的安排。我们九点在训练场集合。”


“要整队立正喊队长好吗?”Bucky问。
“还有两百个伏地挺身,如果你想重温军中生活的话,士兵。”



最后当然没有整队立正队长好,也没有伏地挺身。


“你得放松,Bucky,放松你的肌肉,不要抵抗。”Steve扯著嗓子大声说,“保持平衡,顺从她的力量,让她推动你,你要信任她──”


“闭上嘴Stevie,我很放松。”Bucky喊回来。他在半空中摇摇晃晃,时上时下,端着的枪口自然也无法稳定下来,红光从他的脚底一路缠绕到膝盖。


Steve看了Wanda一眼,女孩简单的点头示意她能处理,视线专注於她的红光所到之处。


於是他转去和Scott进行格斗练习,但还留了一只耳朵注意这边的动静。尽管这高度对超级战士不算什么,而且Bucky在摇晃中还能枪枪命中靶心,但是──


猎鹰飕的从Bucky面前飞过去,潇洒的转弯,掀起的气流撞在Bucky身上。


“Sam!”Steve和Wanda一起大叫。


Sam收起翅膀降落在地上,坦坦荡荡:“抱歉,队长,我忍不住。”


Steve仰天叹气,蚁人和鹰眼在大笑,Bucky在他们的头上说:“我没事,Steve──她很厉害!”


Wanda挑挑眉,“谢了。”她嘟嚷,又提高音量:“我要送你到那个平台上,準备好了吗?”


 “她不会一直托著你,Bucky,你要放松身体让惯性送你上去。”Steve再次插嘴。Wanda用涂著黑色眼线的眼睛白了他一眼。


“他没问题的,队长。”她说,右手一推,Bucky在她的力量下向前飞,然后她做了个虚握,就像指挥家示意结束的最后一个动作,红光随之消失,Bucky坠落下去。他保持完美的平衡,没有让手脚胡乱挥动浪费动能,在Steve来得及提起心之前就稳稳落在平台上,顺势打了个滚。


“我说了他可以。”Wanda揉著手指说。


他们再练习了几次之后,Steve让Bucky来代替他和蚁人格斗(我是不是第一个和美国队长与Bucky Barnes练拳的?Scott跃跃欲试的说)。Wanda拿着矿泉水瓶,歪著头对Steve说:“我一直在想他是不是握住枪之后会开启第二人格,之类的。他和我听过的他一点也不像。”


“Sam,你跟Wanda说了什么?”Steve立刻明察秋毫。


“他拔我的方向盘,撕我的翅膀,把我和你先后从几百呎上踢下去,就这些。没说太多。”


“我明白你的不满。”Wanda抱着手臂向Sam眨眨眼,再次转头去看Bucky,“我也明白队长为什么说那不是他。”她说,“他看起来好……普通。”


猎鹰翻了个冷漠的白眼,终究还是默认了。


“我要怎么做才能让Sam和Bucky好好相处?”
在Wanda和Sam回去训练之后,Steve问鹰眼。


“有时候互相攻击也是友情的形式,尤其是在男人之间。”这位特工告诉他,“无意冒犯,队长,但世界上九成的男人间的友情,不会像你和Barnes那么……充满关怀。”


Steve有点不同意:“我们也会骂对方是混圌蛋。”


“是是。”Clint假笑,“总之你要相信世界上有各种形式的友谊,你太保护Barnes了。”


不是我先开始的。Steve心想。是Bucky起的头。
少年时的他孱弱敏感,是最适合同龄人调侃和攻击的对象,他们给他取绰号,抢他的文具,模仿他咳嗽──也许有些人不是出于完全的恶意,但谁教Steve没有弱小者该有的自觉?他从不忍受任何形式的欺侮,有些只想开开玩笑的人最后也会被他激起敌对的情绪。


直到二十多岁,他只有一个朋友,就是Bucky。


Bucky不会取笑他因为习惯性圌感冒流个不停的鼻涕,也不会在他挑战恶霸时用轻视的语气让他“待在该待的位置上”。
一直都是Bucky保护他。他的母亲知道,街角糖果店的老板知道,学校里的高年级混混知道。
只是现在没有人知道了。




******




有时候Steve会说:我会把这记在清单上。
他不经常这么说,所以这可能不能算是一句口头禅。
但他的朋友绝对是发展出了新的口头禅。


“我要把这写进信里。”
Bucky第一次这么说的时候,他还没想太多。接下来一发不可收拾。
Wanda煮了一锅特別美味的汤(她神秘的不肯透露配方),Bucky说,“我要把这写进信里。”
洗衣机坏了,白色泡沫伴著不祥的咕嘟声冒出来直到Scott修好它,Bucky在擦地时说,“我要把这写进信里。”
他们攻击一个九头蛇基地,Bucky一拳打晕想用洗圌脑词控制他的敌人,对他说,“我要把这写进信里。”


“读过Harry Potter系列吗?”后来Steve实在忍不住调侃他:“里面有个小男孩总是说:我要写信告诉我爸爸。”


他以为Bucky会笑着骂混圌蛋,没想到他愣了一下,眼睛瞪得圆了点,张开嘴巴又闭上,在沉默中和他对视了几秒,最后目光游移的望向窗外。


“怎么了?”Steve很疑惑。


Bucky摇头,摸圌摸自己已经初步脱离平头阶段的头发,露出一个安静的笑容:“没什么,就是……我有点想念瓦坎达。”


Steve扬起眉,直白的问:“瓦坎达,还是T’Challa?” 


“都想。”Bucky爽快的回答里没有半点羞涩。Steve看着他盈满笑意的绿眼睛,并不为瓦坎达的国王感到着急──一点也不。
他是Bucky最好的朋友,没有人能比他更确定Bucky有多喜欢那位黑豹。


有一次Steve半夜醒来,发现Bucky坐在书桌前,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他手中的手电发出微弱的光。


“Buck?你还在写信吗?”他翻过身,瞇著眼睛问:“为什么不开灯?”


“很晚了,我不想吵醒你。”Bucky回答,在黑暗中放轻了声音。


Steve摸索著打开床头灯,拿过闹钟看了眼,“上帝……Bucky,你不会写了三个小时吧?”


“我不知道,有那么久?”Bucky抬起头,疲倦清晰的展现在脸上,“我写不出来。”他呻圌吟。


“不知道该写什么?”Steve提醒:“你说过想写今天的日出。”


“是的,但我写不出来。”他的朋友低声哀嚎,“我只能写出很美、不可思议、印象深刻这样的词汇。Steve──”他低声喊,声音拖得长长的:“以前我的作文成绩是不是很糟?”


“还可以吧,普普通通。”Steve抓抓脑袋,“我应该提醒你拍照的。”


“T’Challa告诉我花园里的火球花盛开,用的可不是照片。”Bucky认真的说,“他告诉我那是当地原产的花,它叶片的形状和花瓣的形状;他还告诉我它们被种在王宫的哪些角落,平常都受到怎样的照顾,在盛开的时候从他的房间就能看到外头红色的花海……”


Steve:“……呃。”


Bucky叹口气,也许并不自知自己的眼神和声音充满感情:“他写得那么认真。”


──就是在这个时刻,在睡眠的余韵中,Steve清醒的认识到,他的朋友爱那个国王。


他倒回床上重新盖好被子,闭着眼睛说:“如果我想嘲笑你,我会说你可以选择用画的。”一说完就被枕头砸了个正著。


“你没有在帮忙。”Bucky咕哝,走过来捡回掉在地上的枕头,顺手关上Steve刚才打开的床头灯。


黑暗中,Steve听见他拍去枕头上的灰尘,沉闷的噗噗声在寂静的夜晚听起来像心跳。


“先睡吧,Steve,我再尝试一下。”他的朋友轻声说,“做个好梦。”




******




“呃……队长?各位?我们好像有客人。或许我该说是主人来了?有一架瓦坎达飞行器要求降落。”


Steve正在和Bucky争夺平板电脑,他想看一部探案剧而Bucky不想。他被广播里蚁人的声音分了心,手一松,Bucky趁机抽走平板,往床上滚一圈躲到了另一端。“準许他们降落。”Steve打开通讯器指示:“所有人穿上制圌服以防万一,T’Challa没有通知我有人要来。Scott,问问他们有什么事。”


“遵命,队长。”蚁人回应,“傍晚好,瓦坎达的朋友们,Hakuna matata*!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?”


“Lang会说瓦坎达语?”Bucky在往腰后別枪时好奇的问。


“他不会。那句话也不是这么用的。”扣上战术腰带,Steve回答。他忍不住笑了一下,可惜现在不是向Bucky炫耀他的现代知识的时候,“你想有可能是敌人吗?”


“要打赌吗?我赌是T’Challa派来的人。”Bucky说,“输的人一星期不能看剧。”
“我不打赌。”Steve义正词严的说,“看剧的乐趣更多。”
“混圌蛋,你就是喜欢和我抢。”


接近夜晚,太阳只剩下海平面上的一点点。这个时间,他们正好结束一天的训练,各自洗澡休息等待晚饭──关于晚饭是谁做的,一般是先饿到受不了的那个──他们住在小岛上,对外保持最低限度的联系,难得有人造访,不管是真朋友还是假客人,每个人都很慎重对待。他们很快就聚集在走廊上,背着翅膀或背着弓。


“Scott,情况如何?”Steve在通讯器里问。


“他们说他们是来送礼物的,队长,他们往厨房去了而且带着很多箱子。超怪的。不懂。”


“我先去看看。”Bucky主动说,他看了看其他人:“你们的武装太明显了。”


Steve明白他的顾虑,没有人喜欢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借住者当成贼去防范。可是说实在的,他在乎安全胜过礼貌。


“我和他一起。”Wanda站出来。Steve和她对视一眼,点头同意:“我在你们后面。”


於是Bucky和Wanda一起前往厨房。Steve停在一个转角外,不算非常紧张,但是仔细的聆听着监听设备里的声音。


“哇喔,这是……”Bucky的声音传出来,似乎对什么东西感到惊讶,然后他微微抬高了声调,喊:“Ayo!”


“认识的?”Sam问。Steve摆摆手,他不认识瓦坎达的任何一个人。


一个有力而低沉的女性声音回应了Bucky,监听器里Bucky问她:“你为什么在这儿?还有这些是?”


“听起来没问题了,Barnes好像和她很熟悉。”Clint说,Sam直起身,开始脱装备。


“我带来国王的礼物。”女人的声音说。Steve恍然大悟,好奇心也同时升起。T’Challa送来什么礼物,又为什么选在今天?也许今天是瓦坎达的某个传统节日?


能肯定的是这份快递的收件人一定是Bucky。当然,考虑到黑豹的财富和大方,也许这基地里的每个人都会得到──


“我代表我们的国王T’Challa送来生日的祝福, Wanda Maximoff。”


──礼物……


“什么?”Steve以为自己听错了。但Sam在旁边惊呼:“今天是Wanda的生日?”
Clint的反应更大一点:“他为什么送Wanda礼物?他想做什么?!”这位特工本来已经卸下装备,闻言拿起弓箭冲向了厨房。
“是啊,那个喜欢猫的家伙为什么要送Wanda礼物?”Sam后知后觉,而Steve已经紧追着Clint的脚步出发了。


“我不懂……我不认识他。”他远远就听见Wanda的声音,女孩听起来很困惑,有些防备:“而且我不想过生日。”


鹰眼大步走进去,越过Wanda站在她和瓦坎达人之间,“先生女士们,我想提醒一下Wanda是个青少年。虽然她也是个优秀的英雄,但这不代表她可以收一个比她年长十几岁的男人的礼物。”


特工的和善的脸上挂着微笑,Steve佩服他,他自己的脸绷得紧紧的。


“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。”一个拥有结实体魄的女人,应该就是Ayo,用全然公事公办的语气说,“只是一顿饭。”


她侧身示意,厨房里原有的餐桌被加长加宽,变成两倍大,白色的桌布上摆满了美食,牛排、羊排、鸭胸和烤鸡,各种肉类被烹煮得恰到好处,泛著色泽均匀的油光;还有被厨师巧手妆点得极为诱人的各种沙拉,各种小蛋糕、小点心、小馅饼……在桌旁凭空出现一个透明的冰柜,里头有一排酒,和一排冰激凌。


Steve只扫了一眼,看到的远远超出了一顿饭的通常标準,但这声势浩大的美食没有打动他,Clint也没有,“不是衣服和首饰是好事。”Clint说,“但为什么是Wanda?国王陛下为什么忽然对她感兴趣?””


Ayo高高扬起眉,脸色沉下去,看来不是很满意这些追问,Clint微笑着寸步不让。眼角余光,Steve看见Bucky指著一盘手指大小的馅饼,正在和Wanda说话。


“那个很好吃。”
“你可以吃。”Wanda并不感兴趣。她抱着手臂,脸色也不好看。
“你是生日的人。”Bucky低头看她,扬起的嘴角比蛋糕还甜:“今天你是优先。”
女孩眨眨眼,终于勉为其难的拿起一块送进口中。
“……确实好吃。”她含糊的说,没等吞下就拿起另一块咬了一小口,又拿一块塞进Bucky手里,“你也吃。”
“我说了。”Bucky得意的说,“这是我第二喜欢的。”
“第一是什么?”Wanda问。
“让我找找……”


这时Ayo退让了,她结束与Clint的对峙,拿出一封信,“这是国王的亲笔信,写给Maximoff小姐。她可以在看完之后决定是否接受礼物。”


Wanda咽下馅饼,用Bucky不知道从哪变出的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碎屑,有些尴尬的走过来接过信件。拆开之后她只看了几行就露出惊讶的表情,“噢。”


“里面写什么?”Clint问。


“国王说……这位T’Challa先生说,这些是为了感谢我。”Wanda抬起头,看了眼Bucky,又看向Steve:“感谢我去年从他的手下挽救了Bucky的生命。”


这次出声的是Steve,“什么?”他的音量因为吃惊和迟到的害怕而提高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
“在那个机场。”Wanda解释,“我看见Bucky被踢倒,我把攻击他的人丟出去撞上货柜。”
“那确实救了我。”Bucky作证:“我当时完全没办法阻止T’Challa抓破我的喉咙。”
“而你竟然没和我说。”Steve愤怒的斥责,然后走上去一把抱住Wanda,“谢谢你。”他低声说。
“嗯嗯……別这么客气,队长。”红女巫在他的臂弯里笑了笑,有些害羞和得意。Steve放开她,没有回到原位而是走到Bucky身边,再次狠狠瞪了他一眼。Bucky配合的低下头作忏悔状。


“那么你愿意收下?”Ayo问。


Wanda看了Clint一眼,后者耸耸肩,示意她可以自己决定。“是的。”她告诉那位女战士:“收下这份礼物不会让我感到不安。请帮我转达,谢谢他的礼物──还有他的信。”


“我会转达。”Ayo点点头:“尽情享用吧,別担心洗碗的问题,我们会收拾一切。”


她打个响指,领著所有瓦坎达人离开厨房。Bucky在Steve的手臂上拍一下,追上了他们。


“所以就这样?我们开动?”全程旁观没有说话的Sam开口。
“或者先唱生日快乐歌。”Clint建议。
“应该的。”Steve同意,举起手準备打拍子。
“绝对不要。”Wanda断然拒绝,“开动吧。”她摆手,那盘被她和Bucky分了一半的小馅饼飞到她手中。


接下来Steve不是很确定发生了什么,似乎是鹰眼和猎鹰看上了烤鸡的同一个部位,或者更多是基於抢来的食物更美味的原则,餐桌旁发生了一场大战。


Steve坐在远离硝烟的地方,抱着一罐沙拉咬著生菜和小蕃茄,想起那位黑豹曾宣称,一场正式的追求需要包括对方的家人。


那时他能感受到黑豹的诚意,除此以外惊多于喜,好友被一个男性国王爱上的事实让他感受到自己想像力的贫乏。
直到看见Bucky谈论黑豹的神情,Steve开始认真看待这场追求。正如T’Challa所说,他是Bucky的家人,他在特等席上观察许久,到今天终于觉得不需要再寻找什么证明,只要等着Bucky一脸窘迫的来向他出柜就行了。


“队长。”Wanda拿着一杯冰激凌过来,在他的旁边坐下,明显有话要说。


她吃了半球冰激凌之后才开口,一开口就语出惊人:“那个国王,他喜欢Bucky,对吗?”她端详著Steve的表情,“你早就知道了。也对,你用了那么多的时间关注他。”


Steve微笑,指指她插在口袋里的信,“T’Challa告诉你的?”


“他在开头就告诉我这是为了我救了Bucky。”Wanda说,“我不但让他没有铸下大错,还……唔,他的原话:让我有机会能认识那个与我身心契合的人。”她小小的扮鬼脸:“我还是个孩子,队长。”


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Steve干笑。Wanda继续说,“他不但查到我的生日,还知道我是双胞胎,知道Pietro,他在信里请求我不要因为悲伤而拒绝他的祝福。別急着安慰我──我没事。我不是地球上唯一一个失去家人的。”她停了一下,轻轻的叹口气:“我很高兴在所有事情发生之后我还是能庆祝生日,有人因为我做了好事而知道Pietro。我们的名字除了被诅咒也能被祝福……队长,你懂我的意思?”


在Steve回答之前,她就从他的眼中看见了答案。Wanda向他安慰的一笑,忽然转移了话题:“你担心吗?”


“担心什么?”Steve顺着她问。


“我不知道,国籍、地位、身份?还有肤色?我能想到他们唯一一致的地方是都是男人,而这可是个问题。”


Steve低声发笑,轻轻捏著眉心:“他们都是好人,Wanda。能区分人类的只有好人与坏人,其余都是枝微末节。除此之外,我相信Bucky的眼光,他当年选择了我。”


“不要趁机自夸,队长……”红女巫拖长了声音:“……那么,你自己呢?我们都有眼睛,看得见在Bucky来了以后你有多开心。”


这时候Bucky回来了,出现在门口,脚步轻快。他看了厨房一圈,朝着Steve走过来,张口说:“Lang呢?”


“操!”Steve脱口而出,把沙拉塞进Bucky手里,手忙脚乱的打开通讯,“Scott,你在吗?”


“在,队长,随时待命!”


“呃,状况解除,已经没事了,一切都很好。”Steve极度愧疚,他竟然忘了他的队员,天啊,“来厨房,Scott,有一顿大餐,你会喜欢的。”
他关上通讯,对猎鹰喊:“別吃太快,Sam,给Scott留一点!”又补上:“还有Bucky!”


“加上这句只会让他吃得更快。”Bucky说,从罐里掏出一颗小蕃茄吃掉并向Wanda微笑,而她忽然红了脸,站起来说要把位子让给Bucky之后匆匆走了。


“她怎么了?”Bucky不解的问。
Steve绝对不会告诉他她大概是想到了某些身心契合的画面,因为说出那个词可能会引发他自己的联想,而那真是太可怕了。


所以他保持沉默,Bucky也没有追问。
他在Steve身旁坐下,Steve才注意到他的手里也捏著一封信。
Bucky侧头看他,眼中有光芒闪动。


“T’Challa邀我去瓦坎达过节,可能要待一星期。”他说,犹疑而渴盼,“你觉得呢,Steve?”




******




James:


最近,我想起Zemo。


我前往欧洲,和几个联合国成员进行磋商──国际政坛的近况十分戏剧化,但这不适合写在信中,先留作我们下次见面时的话题。途经德国时我想起了那个被关押在此地的谋杀者,而当地官员亦邀请我去“探监”。


你知道,他曾经向我道歉,“对不起,你的父亲看起来是个好人”,他这样说。
但我知道如果有机会重来,他还是会炸死我父亲和那些无辜的人。他的遗憾远远不及他的仇恨;他将自己的悲痛置于他人的厄运之上。他还活着,却已经死了,他的遗憾也不过是冷漠的灰烬。
由谋杀者口中说出的遗憾是多么空虚!


我应该感到愤怒,因为我慈爱而贤明的父亲死于一场卑鄙的阴谋;我应该在看见Zemo在囚牢里度过毫无意义的每一天时感到残酷的满足。


但我想起你。
我想起Zemo在和我对话时宣称你并不无辜。


到了今天,我想我们之间已经有了共识,再讨论无辜与有罪的定义已经毫无意义。
仅仅希望你明白,我对Helmut Zemo的残酷、怨恨与自怜有多厌恨,就有多爱慕你的坚定、热情与无私。


沉溺於污浊而对美好的事物视而不见是愚蠢者的行为。所以最终,我没有去见Zemo。
我想见你。
我想在写这封信时见到你,我想在寄出它时见到你,我想在你收到它的那一刻见到你。
本月的27号是瓦坎达的新年,庆典将持续一整个星期,诚挚的邀请你前来,和我们一起庆祝这一年的开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的  T’Challa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.





*出自《獅子王》。可能是地球上最多人會的一句非洲話


機場戰,在“我沒有殺你父親”“那你為什麼要跑”之後,黑豹踢倒冬兵,隨即攻擊他的喉嚨,紅女巫及時擋住黑豹的爪子並且把他丟出去。如果沒有汪達的救援美國隊長3到這裡就結束了……




评论

热度(877)